市委书记找贪官谈话 他内心乱了方寸咬牙说没问题

2018年05月25日 20:52:58 来源:中国新闻

  原标题:安徽桐城市政协原主席徐家涛案剖析:感觉“帮的忙都不违法” 

  “我以为那些‘朋友’靠得住,自己不会出事。 ”桐城市原政协主席徐家涛回想过去,追悔莫及,“直到我被安庆市纪委正式立案调查、宣布‘两规’,我才意识到自己的问题瞒不住了,真的暴露了。 ””

徐家涛在庭审现场。

  2017年6月12日,经批准,安庆市纪委对徐家涛同志涉嫌严重违纪问题予以立案审查并采取审查措施。经查,自1999年至2017年,徐家涛任桐城市大关镇镇长、桐城市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桐城市委组织部部长、市政府常务副市长、桐城市政协主席等职务期间,严重违反廉洁纪律,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违纪违法款共计人民币300余万元。 2017年9月11日,安庆市纪委将徐家涛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2017年10月10日,经安庆市纪委会议研究并报安庆市委批准,徐家涛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2018年3月29日,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徐家涛犯受贿罪一审判处其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

  作为一名有着30余年党龄的老党员,徐家涛也曾满腔热血,希望能有所作为、造福一方。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徐家涛的官越做越大,但他不仅没有坚守自己最初的承诺,反而在工作生活中逐渐偏离了正确的方向。

  桐城市的印刷包装、机械制造、塑料加工、家纺服装等深加工行业比较成熟,是安庆市非农私有经济比较活跃的县级市。徐家涛看到周围许多人下海经商发了财,心理慢慢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虽然自己是领导干部,但责任重、压力大,且经济待遇远不如这些私企老板。所以逢年过节“关系好”的老板们送的钱物,徐家涛都收下了,他认为这点钱物对私企老板们来说不算什么,对自己的“低收入”也是一种补偿,“最终,拜金主义、享乐主义在自己的思想上占了上风。 ”

  “桐城地方不大,我在桐城工作了30多年,稍微有点名气的老板,我几乎都认识。”小城市浓浓的“人情味”,使得徐家涛和企业老板渐渐处成了“朋友”、“兄弟”,有时徐家涛为他们的业务出面打个招呼、行个方便,感觉“帮的忙都不违法,都是顺手的事。 ”却不知“朋友”图的就是这些可以让他们走捷径的关照。不知不觉中,徐家涛沦为“朋友”牟利的工具。

  在徐家涛被立案审查之前,安庆市纪委多次找徐家涛谈心谈话,希望他能抓住机会,主动交代自己所有的问题。然而徐家涛始终认为反腐不会反到自己头上,而且那些“朋友”都是铁关系,靠得住。“2017年6月初,桐城市委书记刘中汉代表市委找我谈话,我仍然咬牙说自己没有问题,其实我内心已经乱了方寸,不敢主动向组织交代问题,还违心填写了廉洁自律承诺书,承诺自己没有与桐城市相关案件、相关人员有牵连。这一次我又欺骗了组织,又错过了一次主动向组织交代问题的机会。 ”说到这里,徐家涛涕泪纵横。世上并无后悔药,徐家涛高估了“朋友们”的“义气”,低估了纪委查处腐败的决心和能力,最终身陷囹圄。

 

  徐家涛作为桐城市主要领导干部,并非没有才能和学识,然而一旦理想信念出现偏差、放松廉洁自律这根弦,就会误入歧途。徐家涛的问题暴露以后,他无勇气承认错误,反而心存幻想,想方设法,企图做一只漏网之鱼,最终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对于领导干部来说,要耐得住寂寞、经得住诱惑、守得住清贫,才能稳得住心神。要谨慎择友,有时交错一个朋友,就掉进了一口预设的陷阱。对于心怀不轨的人,一定要保持高度警觉,拉开必要的距离,时刻做到自重、自省、自警。要时刻谨记,纪律才是最可靠的“朋友”。

  反腐无禁区,无论是谁、无论官有多大,一旦以权谋私,打击腐败的利刃就会挥向谁。

  来源:微信公号“安徽纪检监察 ”

张义凌

责编:

视频新闻

  1. 做人简简单单,凡事随缘
  2. 「津云访谈」360吴云坤:人工智能也会被黑客利用,甚至会有攻击性
  3. 香型大白话丨董酒:你喝的是国家机密!酿个酒都要130多种药材!
  4. 番茄有4个“最佳搭档”,这样吃才能让营养翻倍
  5. 再不让妈妈买菜拿布袋,简约时尚妈妈包,装钱手机特方便
  6. 豆腐和它们是黄金搭档,用这方法豆腐又香又滑,一家老少都很爱吃
  7. 观察文史侃|乾隆打败仗,对方来求和
  8. 浪潮孙丕恕:数据不至于垄断 但易形成孤岛
  9. 金沙江行记
  10. 咋啊~单身狗就不能过节吗
  11. 马来亚战役:14万英联邦军队为何被7万日军迅速击溃?
  12. 朱正延回国,蓝色头发渔夫帽
  13. 而立之年是不是探索未知的分界线,之后更多是保守和固执?
  14. 如何克服你的非理性恐惧(阻止你成功)
  15. 身体“发福”,纯中药调理减肥,吃轻身消胖丸有明显效果吗?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vf8gz.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zblhqryx.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f9.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121t0fj.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6c1yvs.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zblhqryx.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w5.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121t0fj.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87yo.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rkvv1.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h620fp.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38xf5wg.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zblhqryx.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jaknji8.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qv25dj.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nzj1nyyv.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tuonm.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6fe.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rkvv1.html
  • http://gzyitong.com/20180525/ykw.html
  • ?418279.html
  • /695088.html
  • ?q3o6s.html
  • /kku88.html
  • /181841/g73il.html
  • /jfrft/375740.html
  • ?xr7u6/593188.html
  • ?740666/joqvo.html